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惡搞風黑色趣味,佐藤友哉《鏡姊妹的飛行教室》

這是一本用自然恐怖變異包裝的惡搞小說(指)。故事才剛開始,主角就面臨教室突然扭曲的怪異現象,摔爛的屍體成堆的疊在一起,隨處飛散的內臟和血液,強烈的腥臭味實在讓我這個不敢看恐怖故事的人覺得有些排斥。直到祁答院兄妹的出現,有趣的地方開始啦!雖然在目錄的地方畫著所有角色的插圖,而且這是一對十六歲的兄妹,但不知怎麼著,從浩之出現開始,我腦中浮現的模樣,就是兩個十歲左右的小大人,那種過分成熟,一個暴力多話,一個沉著安靜的雙子角色。尤其有一段,唯香被妙子捏臉發出怪異的聲音,簡直像極了脫離故事背景的動畫場面。
老實說,佐藤友哉的小說都是(其實我也不過看過兩本…(汗))這樣,太認真去想角色設定絕對會瘋掉。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自己想像成一個對世界認知還不算多,但是會多想一點的中學生的角度來閱讀;舉例來說,江崎是個沒有痛覺的角色,跟《LOVELESS》裡的ZERO一樣,我有一個很大的疑問:如果沒有痛覺來「保護」身體,那應該早就傷痕累累才對啊,沒有痛覺身上應該是傷一堆,那個生龍活虎的形象根本不對啊。嗯…,不過這時候就要換個角度想啦,單純的去想,不 會痛的人就是無敵的,這樣就不會抓狂了。簡而言之,請把它當成動畫來看待,不過絕對不是攻殼那類的。


私心的覺得每個章節前引用《愛麗絲夢遊仙境》是個敗筆(當然,讀到最後就知道其實是有特殊用意的),雖然都只是取非常少的,如同會讓人誤導的斷句的長度, 但因為大部分的人對《愛麗絲夢遊仙境》有一定的認知,所以在不明作者意圖為何的情況下,使得在不知不覺中,拿這本書的故事背景設定來比較《愛麗絲夢遊仙境》,有虛掉的感覺。
小說中有許多類似重複、快轉的場景,例如在第一百五十九頁的地方,「土石流一下子就將兵藤吞沒,直接往教室走廊那邊流過去。」這句話總共重複了三次。或是有多次角色跳脫故事的現象,那種敘說方式已經不是角色本身認為「人生如戲」的狀況,而是徹底的意識到故事本身是「番外篇」的這種鬼事。

總之,看到一半,我對它的印象已經從恐怖小說轉為惡搞系了。
(甚至連奔流的屍體都變成場景明亮的搞笑橋段)

一開始園部抓狂的形象完全和沒個性的吐槽角色新八重疊,從那段開始的前後幾頁,《鏡姊妹的飛行教室》有銀魂化的傾向(爆)。小說裡面多次強調,這不是虛構 的故事,所以不可能會有奇蹟產生,的確是沒有太特殊的奇蹟,可是這樣本身就是個奇蹟了,我是說,角色之間的對話跟關係,本身就已經夠脫離常理了,我想再發生什麼事也顯得不奇怪了。不過,老實說,主角鏡佐奈,大概是裡面最平凡正常的角色了吧。但總要有些一般一點的角色來闡述故事的。

「話說回來,這個番外篇還真折磨人啊。」(p. 315)

個人認為,這本小說會讓人覺得妙的爆點在最後的部分。如果只有前半段的故事,就實在有些老套了,感覺就像之於《大逃殺》或《漂流教室》。(或許這麼說:就 像福星小子跟魯魯修,劇情不同、本質類似。)結局的手法或許並不特別,但的確會讓整個故事給人的觀感有一百八十度的轉彎。這麼一想,就會嫌前頭的劇情太拉拉雜雜;不過,作為番外篇,本來就有可以說些和結局無關,但其他在系列主題擁有的劇情,這算是特權吧(笑)。

小說一開始引用的《飛行教室》有中譯本,由國際少年村在2001年出版。結局的怪異傾斜感,讓我想到馬內的《女神遊樂廳》。(Post by 上川森)

2 意見:

城堡岩鎮長 提到...

{主角鏡佐奈,大概是裡面最平凡正常的角色了吧。但總要有些一般一點的角色來闡述故事的。}

再重讀了一次你的感想,這一句話突然讓我明瞭了一件事,在系列中第一集的鏡佐奈(故事時間點比這一本外傳晚),是一個已經進化,學會了飛行的存在了,所以追根究底,這本番外篇其實是一本關於輕小說特異人士的養成故事啊~~

阿森 提到...

「輕小說特異人士的養成」
這句話真是好樣的!XD 我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回頭把其他鏡家系列作品看齊。但聽說第一集難以下嚥(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