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7日 星期三

我們在相異之餘竟如此相似──《下妻物語》

  在進入正題前先讓我扯些別的。(啥)對《下妻物語》的第一印象是從同名電影來的,那時一看到「下妻」直覺想到「下堂妻」,馬上覺得「此乃可憐妻子坎坷的一生是也」,就不去理會它。沒多漫畫版出現了,匆匆一瞥發現有個羅莉塔,我想:「一定是因為穿成這樣所以才坎坷的吧,哈哈哈!」結果我真的誤很大,感謝讀書會讓我有機會讀這本書。(跪)

  如果沒有讀書會我和《下妻物語》應該是老死不相往來的。撇開對內容的誤解不說,那粉紅閃亮的封面就直接讓我退避三舍。讀完之後呢?老實說,某部份有被觸碰到。(這個之後再談)

  這本書是敘述一段在一個名叫下妻的地方(這正是書名的由來XD)發生的友誼。書中的兩個主人翁分別是崇尚洛可可風格的羅莉塔以及打扮誇張的爆走族,表面上看來南轅北轍的兩人爲何會結為莫逆呢?
 
  如果單就外表來衡量,兩人是截然不同的。但洛可可和爆走族這兩者卻蘊含人令人想像不到的相似度。洛可可時代在端正的巴洛克時代後登場,經常由於過度繁複的裝飾遭人詬病,被批為虛華、沒有內涵;爆走族的穿著在我們眼中看來極端怪異,甚至還會覺得俗不可耐。也許同為遭輕視的次文化使然,桃子和苺反而比常人更容易去欣賞彼此的差異。

  桃子和苺雖然彼此信奉羅莉塔和爆走族文化,心態上也同樣的不完全。羅莉塔的終極目標是心態永遠停留在穿著「輕飄飄」裝的年紀,而桃子的言談與思想卻意外的老成;桀傲不遜、枉顧他人感受則一向是爆走族給人的印象,體貼的苺在這方面簡直是個異數。這些不足,說不定也是兩人互相吸引的原動力之一。

  上面提的兩點,純粹是些揣測。就基本面來說,《下妻物語》對於「友誼」倒是提出了相當露骨的詮釋。「包容」和「尊重」是書中提到的兩大主題。對於他人和自己不同的意見,我們總會試圖去扭轉,更誇張一點是直接將其打落地。反而很少去思考對方之所以緊抓不放的原因,一昧的希望增加對方和自己的「同質性」。好像越是這樣,稱之為「羈絆」的東西就越深似的。這樣的關係很容易有不安全感,呼喊「友誼萬歲」的口號只會使這層關係更顯空虛。
  
  因為前陣子換了環境,朋友關係有了不少調整,心裡也滿多感慨的。《下妻物語》意外的點出我目前對所謂「友情」的想法。在這之前我一直很難想像光明燦爛的青春小說(沒錯,我喜歡黑一點的作品:P)能寫的這麼深。

  同與異其實並不那麼極端,重點在面對與界定的態度。世上本沒有完全相似的兩個人,但願能在驀然回首時發覺彼此的相似,珍惜那份美好的投契。讓我們舉杯,敬苺與桃子!敬微妙難解的友情!

突然發現這個還有續集《下妻物語(完)-Yankee、蘿莉塔、殺人事件》,看起來很歡樂,因為有死人所以我好想看(爆)

3 意見:

提到...

小八寫的好棒(掩面羞奔)
我超喜歡標題的呀呀呀呀~

上川森 提到...

我可以說小八超厲害嗎?Orz(意義不明)
等我想到要怎樣說小八到底是怎樣厲害再說,大概是這期的線上討論時間吧。XD(喂)

小八 提到...

阿森妳是指我最近在達成百分之百氣質yankee目標的事嗎?
喔呵呵呵(這一定是期中考前亢奮XD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