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5日 星期五

太太,新的海妖:泰坦星的海妖/馮內果

Photobucket

「如今海妖賽倫有一種比歌聲更加致命的武器,那就是沈默,雖然事情尚未發生,但是可想而知,一個人也許逃得過她們的歌聲,卻絕對逃不過她們的沈默。」
--卡夫卡《海妖賽倫的沈默》,轉引自中國時報˙蘇重。



  一開始吸引我的,是這充滿了異星神話感的書名(題外話,我妹老愛問我怎麼挑書,坦白說在「一張白紙」的狀態下,八成都是用書名和書封隨選的)。泰坦與海妖都源自希臘神話:泰坦是希臘神話中大地女神蓋亞與天神烏拉諾斯所生的巨人族,生於宙斯等諸神之前。海妖亦源自於希臘神話之中,在海中以歌聲引誘水手邁向滅亡的半人半魚......於是我總覺得這應該是一齣奇詭華麗的太空歌劇--結果當然不是那麼回事,完完全全是想太多。

  《泰坦星的海妖》其實比較接近由三個主角主演的三幕劇:第一幕由倫法德與坎斯坦特擔綱演出預言劇、第二幕由坎斯坦特飾演心智喪失者,糊里糊塗的應了預言,又在某人的一手安排下到了水星,遇見熱愛音樂的哈莫尼安,而後回返地球。第三幕則是全劇的高潮--坎斯坦特所回到的地球已然被一種新興宗教:漠然上帝教會所掌控,而他則被迫發現他的生活原來不過是倫法德悉心安排的一場戲。最後他的確如倫法德所預言的到了泰坦,與他兒子的母親碧翠斯一起(我忍不住要說,我現在看到這個名字就很想用台語發音......)在星球上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倫法德呢,則是另一條線,呼應著「被操控著」的坎斯坦特,他終於承認了自己也是受到操控著的。而倫法德與坎斯坦特一家人面臨相同景況的反應,更呼應了第二幕時老表坎斯坦特與寶哲在水星日夜與哈莫尼安為伍時的反應:一則意圖逃離這樣的「安排」,另一則安之若泰--有趣的是,坎斯坦特那樣的安之若泰,最終卻為他破解了倫法德的預言:他死在地球,而非泰坦星上。這雖然不算什麼偉大的勝利,但他卻確實的擊敗了自許為先知的倫法德。反倒是倫法德,在發現自己的「萬能」最終也不過是某個域外民族的操控所至後,那樣惱羞成怒的態勢,讓人想起了原先得意洋洋的齊天大聖發現自己怎麼翻也翻不過五指山後的不甘不願。而他兩人的遭遇與心態,若再由漠然上帝教會的教義驗證一番,則我們將會發現倫法德與坎斯坦特兩人在教義中先知/罪人的形象實際上應該是倒反過來的--諷刺的是,儘管如此,倫法德依舊是先知,而坎斯坦特依舊是罪人。

  而荒謬又何止於此?這本小說中最荒謬的,莫過於這一切的來由,原來僅僅是一句看似無足輕重的言語。這部份直讓我想到先前讀的《銀河便車指南》(再提一下,時報怎麼又沒消沒息的斷尾了?這本很有趣啊!)。而這樣的荒謬竟是許多「非荒謬」、許多「偉大」的根源--我還能用什麼語言再去談論這其中蘊含的尖刻嘲諷呢?然而,即便我們的「現實」根源於這樣巨大的嘲諷,卻也並不代表我們只能按照「冥冥」而行--只要我們懂得某種正向感情,一如坎斯坦特對於好友與寶哲對於哈莫尼安,甚至是機器人對於倫法德,救贖便於焉存在。

  而誘惑也將持續存在。




標題來自於老妹的耳殘。

我以為期限是十五號,剛剛還緊張了好一陣子orz

2 意見:

上川森 提到...

推「我現在看到這個名字就很想用台語發音......」。XDD

提到...

我的妹妹跟你的妹妹,都為這本書取新名字X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