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7日 星期日

喀布里之夢--AKRU《柯普雷的翅膀》




乍看到不知所以、略有奇幻美學的漫畫名稱,搭配封面畫工精細的線條與逼仄明燦的色調,還不免以為這是本『類宮崎駿』畫風的作品。但閱讀後才發現這是本以台灣為背景的故事,搭配上畫者充盈的想像力,讓人在純粹欣賞漫畫之餘,還能細細品味故事所欲傳達的寓意。雖然結局稍嫌曖昧不清,而且整體而言給我的感受亦不深,但每張圖線條勾勒都極為細膩,加上發揚本土認同意識,無怪乎榮獲行政院新聞局97年度劇情漫畫獎首獎與最佳劇情獎。

故事開始便介紹16世紀大航海時代,英國人托馬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福島)找尋戀人莎夏,莎夏篤信傳聞某F氏在台灣某村莊發現『喀布里種子』,據說可使人長生不老、青春永駐,托馬僱請原住民嚮導斗斗及漢人挑夫黃平一路沿著森林獸道前進直達埔社,希望找到莎夏,然而聽聞一名女人獨自在森林出沒的消息托馬才發現斗斗消失了,但是進入森林又極危險,在毫無別人幫忙的情形下,托馬能否單憑一己之力找到青梅竹馬的下落?

誠如繪者在故最後說到,故事的靈感多半取決於他在大學修習生態學與魏德聖導演的啟發,在本土意識的號召與台灣欠缺自我認同的懦怯心態下,他把台灣自然之美藉圖畫流洩出來。這個被稱為Formosa的寶島其實曾有著蔚為奇觀的蓊鬱森林與藏諸群山萬嶺裡的豐富生態,但我們總刻意抱著『外國月亮比較圓』的媚俗心態,不願正視自己長處。在繪者的巧筆下,所有難以表現的森林奇景他一筆一捺畫了出來,讓人不禁大大懾服作者精細的畫工與取風。

故事裡頭其實比較耐人尋味的大概是漢人/原住民,以及人類/自然兩種極為巧妙的對比,黃平雖為漢人,但對當時所謂『青番』不免存在著認知隔閡,認為原住民乃獵人頭的蠻人,因此故事裡黃平的反映不免讓人莞爾。至於托馬身為人類的代表,與斗斗大自然精靈化身,也隱約存在著人類對自然的敬畏與無知,認為森林都隱含神奇魔力,對比起過去史料考證,也的確相去不遠了。至於故事結局帶點殘破的結局,在我看來卻恰到好處呈現了文學意象,也許這種殘缺之圓比起完滿結局,更能讓人在心裡激盪些漣漪。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