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2日 星期一

蘿莉、Yankee與照妖鏡:下妻物語/嶽本野薔薇

  在看《下妻物語》之前,我先看了第二部《下妻物語:Yankee、蘿莉塔、殺人事件》。那時只覺得這是一部非常有趣的小說,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笑料,然後就結束了。以至於在看第一部的《下妻物語》時,腦袋中冒出來的各色念頭多的讓我有些驚愕。


  《下妻》不僅僅是一本充滿了笑點的小說,更幾乎是一面亮晶晶的照妖鏡(而且非常可愛,不容置疑),映照出主流社會一些明明光怪陸離,卻又理所當然的想法與觀念。而若《下妻物語》僅止於此也就罷了,有趣的是它不僅批判了主流社會,卻也回過頭來批判邊緣團體,而最後相親相愛(儘管有些嘴硬)的場面,與第二部就硬是成為麻吉的行為,更微妙的也嘲諷了(桃子)秉持的信念。

  然而,一切也僅只於「照」(嘲諷)而已,《下妻》並沒有傳統照妖鏡那樣殺妖除魔的雄心,意圖去顛覆些什麼,又或去破壞些什麼。

  因為是可愛但冷淡的蘿莉塔與凶狠但溫柔的Yankee嗎?
  因為是可愛但冷淡的羅莉塔與凶狠但溫柔的Yankee嘛。(笑)

  《下妻》的嘲諷性,無論是在其對話中,又或是情節的安排上,個個顯得味道十足。從名字開始,熱愛蘿莉塔的龍崎桃子被賦予一個Yankee式的名字,而身為Yankee的魅的本名,反倒是蘿莉味十足的「白百合莓」(我說啊,名字叫莓已經夠蘿莉了,姓竟然是白百合......)而後來的模特兒橋段,身為Yankee的莓比身為蘿莉塔的桃子的外表更適合作為「蘿莉塔的典型」登上Baby的宣傳,而受到廣大(?)蘿莉們的喜愛與仿效,那麼不就適足以證明其商業化的本質--其實也不用到了這個橋段才能看到商業的本質。當磯部說出「量產」時,洛可可精神其實就已經委靡於地了--於是,「蘿莉塔」的風格僅僅成了一種姿態,甚至是顯得有些矯揉造作的姿態--雖然說,磯部後來對桃子的委託,足以證明這兩人還是保留了點洛可可奢華的思想。(說到這,我不禁想說,雖然我沒看過電影版,可是那海報上的衣服看起來一點都不精緻啊!)

  而桃子與莓最後所遭遇的「惡戰」,難道僅僅是對「團體」被破壞的不安全感嗎?不能視為邊緣社會對捨棄邊緣、進入主流的一種反撲嗎?換言之--主角一定是對的嗎?桃子雖然一直說莓很幼稚,她自己又成熟了嗎?然則,雖說是表達憤怒,「威爾舖蒂劉」的所作所為又是正確的嗎?他們的作法,隱然令人聯想起軍國主義/民族主義/法西斯主政的全然動員,身為一個邊緣團體,卻又模仿主流迫害與造神的手法(偏偏又被識破了),這之間的反諷感亦是十足。於是無論主流與非主流,《下妻》之中的角色們,顯然無一不被舖天蓋地的社會體制所籠罩--儘管,表現於外的方式有異,但追究其後,那驅使她們所行動的精神卻是相似的。

  (在這裡我要小小的離題一下,於是可以呼應到上次討論時關於社會制度影響個人的因素:你活在一個社會建構之中,是難以不受到該社會建構影響的,儘管自許為邊緣者流亦然。)

  我發現我好喜歡這本書。骨子裡的冷嘲讓人罷不了手--儘管有些場景會顯得太過誇張,例如吃角子機的那些個喬段,但換個方式看,或許也可以說是洛可可式的華麗情節吧。

4 意見:

城堡岩鎮長 提到...

路那真是太猛了~~
下次,考慮一下加入威爾舖蒂劉吧!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舖
(機車揚長而去,時速30公里)

提到...

路那真的超厲害的!
我也好想看第二部的小說~

上川森 提到...

路那真的超厲害的!+1
讓我想重新回去檢視小說中的一些片段…Orz

lunaj 提到...

謝謝大家(羞)

我也想加入"噗"爾舖蒂劉,噗~噗~噗噗噗噗(時速三十的 速可達XD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