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6日 星期四

寫心得──讀讓-菲利浦.圖森的《照相機》

  其實我已經忘記是怎麼提到的了。總之記得是在公司樓下,毫無前面脈絡可循的,便與同事提到這一期讀書會的選書是《照相機》。她告訴我,她有這本書。既然如此剛好,實在沒有不借的道理。於是我說我想借,她也答應了。她說她很喜歡這本書,所以在書上有畫線。我問她會不會因為有畫線的地方被人看到,而感到不好意思。她笑著說不會。然後第二天,那本書就在我的辦公桌上了。

  雖然是跟別人借的書,但是我沒有馬上看。因為手上還卡著幾本試讀的小說,必須得在期限前看完,所以那陣子都在看別的書。當中也曾經有幾次坐在電腦桌前,拿起《照相機》,考慮是不是要先看,但最後還是先暫且擱在旁邊。
  讀書會的心得也有期限(這是當然的,不然有的書可能得看一輩子才寫得出真正滿意的心得),可是看書就是這樣,有時自己明明就想看某本書,但真拿到了手,卻又不知為何先看起了其他似乎無關緊要的小說。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所以我想就順著這種感覺吧,讓思緒以不去思考的方式,縈繞在煙霧瀰漫的空中,在不知不覺時發現自己手上已經拿著那本書,反正這種狀況,在截止日期之前一定會發生的。
  後來就真的發生了。在看完某本印度小說之後,我躺在床上開始看起了《照相機》,這本書才150多頁,而且字很少。照理說我應該可以在一小時內看完,但才讀了50頁左右,就因為明天一早還要早點起床上班,於是決定隔天再繼續看下去。或許會分成三天看完吧。因為我發現這本小說很不適合快速的看,似乎得要跟隨著文字的節奏,一句一句的在心裡慢慢念著。人家放什麼歌,我就跟著跳什麼舞,硬要跳自己要跳的也不是不行,但總顯得有些奇怪,就連自己也進不到狀況中。所以一切還是慢慢來就好。
  結果第二天我還是睡過頭了。所以那天晚上,我一樣躺在床上,但是沒有繼續看下去。再看下去是又隔了一天的事,明明知道還是一樣要早起,可是樂曲已經播放了,不跟著跳不行。於是我開始讀著,然後竟然不知不覺中,就把整本書給看完了。計畫這種東西就是這樣,訂出來似乎就會難以達成,有時候不訂反而卻能夠把預計要做的事情給做完,所以或許計畫本身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存在。至少有時候的確是這樣沒錯。
  看完之後,我躺在床上,一面等睡意襲來,一面想著該怎麼寫下關於讀這本書的心得。我本來想,應該可以順便討論到文學與通俗之間的差異,以及兩方的論點與其中的矛盾。其實這樣也不是不行,但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這樣寫不太對,連自己編的樂曲聽起來都覺得彆扭,那更不用說是跳舞了。
  於是,就在快要睡著的時候,我突然想到,反正要寫,不如就隨著思緒去寫好了。或許這樣一來會更為順利。也許看這本書的經過本身,就是最適合這本書的心得。有時候看起來更隱晦或是更莫測高深,好像也挺不賴,外加某種可能只有我自己覺得的奇怪的好笑。不管怎麼樣,我可沒有準備要當下跳下床就開始寫,先睡再說,把這樣的想法留到明天,看看那時還會不會是個好主意。
  對了,當這樣想的同時,差不多是凌晨四點的時候。房間裡面並沒有像小說的結尾那樣透進曙光。其實不用說是房間了,就算走到街上也沒有,那至少還要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情,所以還是算了,一切不用強求,睡覺吧。
  第二天,我坐在電腦前面,然後想了一下昨天想到的寫法。感覺起來好像還不錯,要是不這樣寫,我可能會怎麼寫都感到不對勁。於是我開始寫著這篇東西,中途還開了一個會議,然後又回到座位上繼續寫著,就是這個時刻,寫到了你正在看著的這個句子。
  然後我寫完了這篇心得。

6 意見:

上川森 提到...

小說還沒看…,
可是我好喜歡鎮長的這篇心得啊啊啊啊啊。XD

提到...

看完下妻物語跟照相機的心得,
我已經決定要當鎮長的fan了XD
(而且我今天已經跟鎮長說了呀呀呀呀呀呀。)

Carol 卡蘿 提到...

鎮長, 你已經到了我們無法觸及遙遠的那一方了...

好有"照相機"風格的心得啊 XD

貓聖代 提到...

當我們還在侷限於現實主義的框架下時,
鎮長竟然已經進入新小說的領域了啊啊啊啊啊~
讓-金真俠‧韋廷大師,僅受小弟一拜。

chi 提到...

(狂點頭)
我也好喜歡鎮長這篇心得喔~
感覺是遙不可及的境界了~
(拜)

黃小魚 提到...

喜歡這篇心得+1!!
固的!(拇指)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