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4日 星期一

輕鬆也是一種可能性──讀冷言的《請勿挖掘-郝仁古董檔案Ⅰ》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冷言的作品。

  在看這本書以前,已經耳聞過這是本相當爆笑的推理短篇作品。說實在的,一開始我有些疑惑。畢竟,只要是寫過小說的人大概都會知道,幽默一向很難寫,就連約翰.D.麥唐納這個寫作如喝水的作家也曾說過:「最不容易寫的是幽默和玄妙的事,在笨拙的筆下,幽默成了哀歌,而玄妙成了可笑。」所以,在大家幾乎一面倒力挺的狀況下,卻還是在我心中不免有著一絲陰霾;畢竟,以前也不是沒遇過那種人人說好笑,但我卻一點也不覺得的情況出現就是。
  而在翻開這本《請勿挖掘-郝仁古董檔案Ⅰ》後,我倒是很樂意承認,先前的擔心不過就是多慮罷了,呀呼。這本小說或許沒有讓我爆笑失聲(至少還不到看【分手擂台】的狀況,那玩意兒在公司用電腦上YOUTUBE偷看實在不好,讓我只能咬著自己的衣袖忍笑,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以為我是在用肢體語言表示「可憐我這個殘花敗柳啊」的意思),但其中所蘊含的幽默感,卻是一點也不令人失望。
  沒錯,這是本較為輕鬆的推理小說,其中不但有理可推,更有著讓人得以放鬆閱讀的純粹娛樂感。如果想期待看見什麼驚天動地的超強詭計,或許這本書並不適合你。但我還是不得不說,就台灣推理界目前的創作狀況而言,能夠有這樣一部讓人可以放鬆享受的小說,其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同時也讓人看見了台灣推理的另一種可能性。
  畢竟,好推理其實與一則好笑話有著某種本質上的關聯;它們都得在事前做好佈局,最後則爆出一個出人意料的結尾,就推理小說而言,一個窮極驚愕的結局,絕對會引起熱烈討論;而在笑話裡,若是還沒聽完就已猜到結尾,也會將好笑的程度給降低到最小程度。而這本《請勿挖掘-郝仁古董檔案Ⅰ》,正是兼顧了兩者的特性,雖不至於到達兩者各自間最為驚天動地的超高等級,但也足以令人心滿意足,含笑入夢(如果你是跟我一樣在睡前看的話)。
  其實這本作品的優秀,就在於如同看部日劇一樣的放鬆感。我們可以看見固定的班底人物在不同短篇中登場、類似橋段在不同篇幅中出現,甚至就連本應陰沉恐怖的凶殺場景,也利用了讓人得以放鬆的主角敘事線沖淡了整體灰暗度,感覺一如【古畑任三郎】、【圈套】及【時效警察】等優秀而輕鬆的日劇作品。
  只是,你也知道的,日劇總得也要有個10到12集才能播個一季,而這本書中,卻只有兩篇作品。
  所以我說冷言兄啊,你什麼時候才會出到《郝仁古董檔案VI》,好讓大家心裡可以暗自期盼其改編成電視劇的一天啊?

1 意見:

上川森 提到...

電視劇改編希望+1。X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