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人心是最大的舞台:《巧克力波斯菊》

  疑問一個接一個登場,還不到一百頁我就徹底被吸引,對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書名的困惑早已遠遠被拋在腦後。乘著不間斷的興奮浪頭直至最後一章,《巧克力波斯菊》是近期來相當滿足的閱讀經驗之一。

    在我少許恩田陸的閱讀經驗裡,她的故事重點不在劇情本身,以人物為基底,藉由他們的心態、對環境的探索堆砌出故事全貌。如果對於主角或其關心的事物無法產生興趣(簡單說就是電波沒對上),節奏對不上,很容易在敘事過程中感到不耐。

  《巧克力波斯菊》的架構雖仍以角色為主,其「戲劇性」安排,很難令人感到無趣。出現在為劇本所苦的劇作家窗外,能隨時變身為他人的謎樣女孩;氣氛異常緊繃的舞台劇排練會場;導演臨時提出,以演出人物為基礎的練習劇……這些狀況本身就令人眼光撩亂,像一場場短劇拼湊起來,時時感到新鮮與衝擊。

  如何詮釋所扮演的角色依演員特質不同會出現有趣的歧異,人的內在對戲劇的呈現與感受至關重要,這樣的題材與恩田陸的寫作特色真是天作之合。人物的思路及自我分析巧妙的穿插在一場場表演間,恰似間奏與序曲,相輔相成。

  在名為人心的舞台上,同樣的劇本可能變成截然不同的戲碼。從如何呈現開始,思考表達的可能,推展到一個無限遼闊的空間,多麼具有爆發力。

  劇作家提供故事,演員詮釋、再造劇本,觀眾又依自身經驗與理解將其轉化為獨一無二的體驗。作者與讀者的關係也是如此。書或電影這類創作品,對我來說一直都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透過它們,得以略知那些生活之外的遼闊風景。而《巧克力波斯菊》透過密集的文本翻轉,讓我意識到作品本身無限寬廣的可塑性與連結性。

  在搜尋「巧克力波斯菊」這個關鍵字時,出現的結果竟有某牌彩妝的熱門色,一看之下發現其訴求為實用大地色,回頭想想故事內容還真有幾分相稱,百搭、樸實又具變化性,一如好演員的素質。

  看來這個書名的選擇其實相當貼切,當然,這也可能只是我的小宇宙過度膨脹之後的詮釋也不一定。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