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3日 星期五

在崩壞的療養院中飛行 !~《鏡姐妹的飛行教室》閱讀心得

這是第一次接觸佐藤友哉的作品
事實上筆者本就較少閱讀所謂的"輕小說"
因此這次的閱讀經驗確實是獨特的
但是...嗯...怎麼說呢...
委婉地說吧 並不適應


讀過"大逃殺"、"肅清之門"、"漂流教室"的讀者
相信在很容易在本書的閱讀過程中產生聯想
同樣具有瘋狂的殺戮、戲劇性的動作交鋒、被切割的絕望環境
、角色價值觀對立等主要元素
因而無論作者的創作初衷為何 娛樂性很容易首先清楚被突顯出來
同樣地 本書的故事開門見山切入 多線發展 場景快速移動
動作場面也設計的見招拆招 魄力十足
所以情節的運轉節奏是快速的、是具衝擊力的
以故事的骨架來說 似乎和前述的三本作品沒什麼不同
但是若論填入的血肉 卻多有不同

首先 佐藤筆下的角色特色非常鮮明
恐怕全日本最怪的怪咖都集中在這間地下療養院...啊 不 我是說學校了
有無痛症的殺人狂 有戀童癖的暴力女 有妥瑞氏症的財團第三代等 不勝眉舉
很明顯這本小說追求的就是綜藝化的聲光效果
而非以往常見那種討論"普通人在極端壓迫下生存時,心態的扭曲"

角色的對話和思想 非常破碎、跳躍 更麻煩的是非常囉唆
因此本來筆者就要產生的閱讀節奏感
很容易被書中絮絮叨叨的對白、自白、口白、獨白、搶白
弄得腦中一片空白
接下來就產生閱讀黑洞 開啟自動導航 直接迎接下一個段落了
另外 角色經常十分後設的 跳脫出故事 表達感想
"這不是我角色性格設定該說的話"
、"在讀者心中的形象完全毀了"之類的文字經常出現
初次看到略感訝異 如此豪邁的遊戲性文字終究不常見於一般小說
或許這就是佐藤式的幽默吧
只不過可能筆者沒把自己調整到和看滾球王、銀魂等搞笑漫畫相同的閱讀心態
看到時都會有些彆扭..
總之 這本書完全就像把動漫文字化後的產物
因而許多血肉橫飛 開膛破肚的場景 也因為角色情節動漫式的誇張風格
沖淡了血腥本該有的黏膩感

書中人物對於"人之價值"的觀點涇渭分明
每個角色都都有不同行動 作者就把動機建立在此不同的價值觀上
極端而紛陳的論述 雖然有些刻意催化角色性格的衝突性
但是的確激盪出有意思的一些頗辯論
筆者最有印象的是村木這個角色
事件中 軟弱的村木 生存信念在一番列解重組後
竟決定堅定起來捍衛自己的軟弱權 義無反顧的做個失敗者
這是多麼矛盾的抉擇
但看似愚昧又值得同情的村木 又何嘗不是我們自己逃避問題時的投影呢?
正如池袋西口公園中 真島誠說過的
如果沒努力奮戰過 連喪家之犬都稱不上
試過而失敗了 還是個帥氣的喪家之犬

是我閱讀口味太保守嗎?

4 意見:

阿森 提到...

艾瑞夫先生的心得果然最對我的胃(笑)
就是稱讚和想法分明不會太超過的感覺,請受小女子一拜。

「只不過可能筆者沒把自己調整到和看滾球王、銀魂等搞笑漫畫相同的閱讀心態」這段話讓我發現一件事。之前同鎮長和阿青聊到後設小說是什麼,我想「後設小說」的定義應該是已經清楚的了;但是,這裡指稱的應該是讀者本身的「後設心態」。之前聽了胡淑雯的座談,他有提到一個例子:去參加鄉下的流水席婚宴,因為台上的主持人不斷的講很冷的黃色笑話,這時候他和去參加的姊妹們都笑了,笑的不是笑話好笑,是因為對這樣的情緒感到不快,因此轉化成「這樣低俗主持的婚禮跟在大飯店中舉行的優雅婚禮差太多了吧!」因為這點所以發笑。在這裡,他用了「從一種後設觀點」這樣的詞句。

簡單來說,鏡姊妹還是與後設有關。但並非後設小說;我想這就是當時我不敢在文章中明講的原因。

至於人的價值觀,以我的閱讀經驗覺得那些討論是老套的,所以在我的感想裡就被抽掉了。

城堡岩鎮長 提到...

真的,艾瑞夫的心得值得讚賞~~~~
阿森說的也對,在故事中運用到了後設的技巧,與一開始本來就朝著後設的目標書寫,原本就有差別,讓我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不過就人的價值觀部分,我倒覺得雖說在文學世界中是老梗,但是就輕小說這個處處是奇人異事的類別中,有這樣關於村木刻意的描述,總讓我覺得作者是有自覺地安排這樣一個角色的(不過這也可能只是我對於佐藤的偏愛)
總而言之,艾瑞夫的心得真的不錯,而且也讓我找到自己之所以不喜歡自己那篇的原因了~~~
多謝小夫(?)啊!!!!!!!!

艾瑞夫 提到...

感謝兩位傑出青年的指教~~深感榮幸

小弟很好奇,先前幾位對"後設小說"的定義為何,畢竟個人對於"後設"的概念來自學校於文本研究的基礎籠統解釋,因此只是順勢一用,實際上並未深思太多,這點是獻醜了。

小弟本來閉門造車的想法是,許多的小說或多或少會牽涉到後設的文本律動,多半都是作者有意識的掙脫故事本身束縛的躍動;而對讀者來說,大致都可以接收到書中這種指出作者創作感想,或者作者和讀者間意義協商關係的後設意義。因此,新本格的敘述性詭計小弟也會認為是利用特定文本特質玩的後設推理遊戲,另外,"戰慄遊戲"或者"黑暗之半"中史蒂芬金也或多或少後設地檢視了自己的創作初衷,當然這是更籠統的來看後設意涵了。

啦哩拉雜講了上面這些如同輕小說對白的贅言,其實小弟只是想談這次自己閱讀心態的問題,以上面的例子來說,有點是隱諱的利用後設技巧,有的是本來讀者就具有閱讀基模去面對可能來的文本活潑性,但這次我自己沒有跟佐藤建立好閱讀默契,這本小說如此若無其事地使用後設效果,讓小弟得有點傻眼,一方面本來預期這樣的文本還是有一定的保守性格,另一方面,這樣苦中作樂的對白還真是十分跳Tone的惡搞,因此就比較難適應了。

阿森 提到...

剛好咕到一篇文章,對於後設以及後設小說做了註解『所謂後設,希臘文原意是「發生在……之後」、「超越」或「比……邏輯層次較高」。而後設小說,就是對小說這個文類提出反省和檢討的小說,批判小說的本質、結構和法則。』在這篇文章中也點出小說或多或少都有後設意涵(後設美學與後現代性:解嚴後臺灣小說的現實與虛構/彭小妍:http://140.109.24.171/modern/taiwan/peng02.htm)

昨天和鎮長剛好有小聊到閱讀心態的問題。這次的閱讀個人認為也沒有和佐藤桑達到一定的默契(鏡家系列我只有看過鏡創士,同樣的調調但深沉許多,主角的murmur讓我印象深刻),或許這是要去慢慢磨和調整的;而又或許作者已死,只要去抓住自己確立的部分就可以了。

至於跳tone的部分感覺真的就因人而異,你也知道我對使用《愛麗絲夢遊仙境》當章節前導頗有微詞。

小夫不愧是已經在寫論文的人,文字好有條理;我的休學(或無法畢業)的危機又緩緩滋長了(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