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9日 星期五

第13期會議記錄:長恨歌(下)

◎ 結局安排的寓意
Carol:那大家覺得最後結局安排,會不會有急轉直下?(雖然是回應前面的戲棚景)
貓聖代:算有吧,不過前面有鋪梗
Lunaj:我覺得沙龍一段才太超現實
貓聖代:覺得這種情節很桐野夏生
Lunaj:桐野夏生還好吧,但是最後為了這種原因被殺老實說滿囧的
貓聖代:喔,我是指用命案來表現的方式
Lunaj:因為像她這樣的女人,要被殺也應該是因為紅塵,這種被熟人殺死的方式對王琦瑤來說太超現實了
coccus:突然掉回現實,告訴你前面都是夢
小云:沙龍感覺很跳tone耶,就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至於結尾,其實我有預感(不知為何),看到作者轉去寫那個男的,就一直感覺會出事
栞:我真的覺得殺死很囧,所以我很討厭結局
Carol:或許該說,原因竟是為了金條


鎮長:因為她只想寫老上海被新上海殺掉,她不管人物想法的可信,一切只要夠悲,看似夠寫實就好(我的看法可能比較極端吧)
Lunaj:恩,我同意鎮長的老上海被新上海殺死,但是不覺得這樣的表現手法夠悲,我比較喜歡她被新情人殺死,這樣
貓聖代:老上海被新上海殺掉,有美國眾神的fu~
Carol:雖然知道王會掛點,但為了錢財,感覺很反差
小云:她如果是自殺死在床上的,我覺得還比較自然(因小情人拒絕而自殺之類的)
Lunaj:不過王算是應流言生、應流言死,所以這層處理對我來說雖是稍嫌突兀,但還算可以接受
小云:畢竟她的一生都(算是)在情裡面浮沉,自己的情,或別人的情
Carol:有一章提到,王回到外婆家,講到她跟阿二,我覺得這段也有點突兀,本以為外婆會有什麼大作為
chi:說到阿二,我還以為他後來會再出現,結果就這樣退場了
栞:感覺那些男人都是生命中的過客而已
Lunaj:王安憶整本都是在寫情,我不像sodom對這個有研究,所以大家聽聽就好。上海在民初的時候(2、30年代)鴛鴦蝴蝶派很興盛,那就是寫情的代表

◎ 清末民初的文學派別:鴛鴦蝴蝶派
chi:鴛鴦蝴蝶派的意思?
Lunaj:鴛鴦蝴蝶派是清末民初的一個文學派別,最早是寫言情的、走大眾小說的路子,也被稱為「哀情小說」
coccus:佳人才子小說,我的解讀就是現在的言情小說 |||
Lunaj:對,其實蠻類似的。不過後來鴛鴦蝴蝶派的影響越來越大,武俠、推理等等都受到它的影響,所以就被反對;而且這種小說一般都比較哀婉傷感、用字華麗,因此被認為是糜爛的文學。之所以會說「糜爛」,是因為鴛蝴派通常描寫的是十里洋場、紙醉金迷、然後(良家)婦女的(墮落)愛情這樣。鴛蝴派形成的背景其實很有趣,不過講到這個就太遠了,主要就是因為那個時代出現了「婚戀自由」跟「舊道德」產生了衝撞,基本上那時候的婚戀主題就是在處理這種衝撞的問題

◎ 明顯的企圖心與相悖的寫作心態
鎮長:被殺前面舖的梗,其實我覺得也是王安憶這本書最大的問題的一環。她想要展現出長腳是有原因的、是可以同情的,卻又在最後只顧著寫出他凶狠的一面,就跟上海小姐、年老還有沙龍跟一堆年輕人簇擁,與前面千千萬萬個王琦瑤那種想要寫成是眾人縮影的調子相悖。她想要這樣,也想要那樣,最後多少變成了看似整合起來,卻又一堆地方根本給人在講不同人的模樣,這個是我之前說貪多嚼不爛的原因,也是我覺得這本書最大的問題。其餘的其實我沒有太大意見,就祇是跟個人喜好度有關而已
貓聖代:鎮長是指情節調性的相悖?還是人物性格的相悖?
鎮長:其實只要王安憶願意在一些該收的地方不要寫的那麼滿,應該整本書就不會有我覺得的問題
Lunaj:王安憶是要寫上海,所以某個程度上來說王琦瑤也就是上海,這樣想,他的安排雖然某種程度上來說很離奇,但是就不是不能想像的範圍了
鎮長:我說的是作者本身寫作時心態的相悖,想這樣又想那樣,卻沒有整合完整的問題,或許是因為她的企圖心太過明顯吧,不然其實這東西通常不會那麼引起我注意
Carol:王琦瑤一生還真夠離奇
Lunaj:像是沙龍的出現(租界、十里洋場)、選美、以及最後的死亡等等
鎮長:(卡蘿你這句話讓我想到台灣奇案之類的台語單元劇的旁白ㄟ)
Carol:(還是開場白,準備開講的那種)
Lunaj:總之跟王安憶比起來,我還是會比較喜歡張愛玲,夠狠夠辣,王安憶就太繞太溫了

◎ 分裂的故事走向
Carol:蠻多人提到很難進入書中世界,是作品寫法,還是跟大家時代上有隔閡?
鎮長:其實除了很像壹週刊散文強化版的第一章,我還算挺容易進入書中世界的,總之我看這本書就是既投入又無感,吸引我的好像祇是觀看本身而已
Lunaj:我不覺得很難進去,我只覺得他話太多
小云:不覺得難以進入書中故事(相反的還蠻容易進入),但是覺得沒辦法進入王琦瑤的情緒
栞:我也沒有很難進入,咕嚕咕嚕就看完了
Carol:難以了解王琦瑤的想法?
小云:覺得她的情緒太淡了,好像她不是局中人,我也就難以成為局中人
Carol:她是主角,卻又很像旁觀者的感覺?
小云:嗯
Carol:可能是個性問題吧,我反而覺得蔣麗莉很鮮明。然後又是另一段三角,老程、王、蔣.....王安憶真愛寫三角
coccus:這好像又要扯回王琦瑤代表上海的這個問題 ...
Lunaj:這一點老實說是很弔詭的,我會覺得又回到鎮長所說的寫實與否的問題,因為普通的「王琦瑤」,心緒是會波動不停的,但是經歷過這些大風浪的王琦瑤,要他波動就難了
鎮長:主角路人化(?)
Lunaj:蔣麗莉其實感覺起來是個諷刺角色,諷刺那些「新時代的新青年」們
鎮長:這點我想補充,我完全忘了要在剛剛才寫完的心得裡提到這件事
小云:可是像王琦瑤得獎的時候,講了程蔣的喜悅,卻沒提到王的感受,在得獎之前還有在提她的猶豫跟選衣服的心情,但得獎之後就消失了情緒
Carol:對,一個小女生突然間成為名媛,好像對她來說沒有什麼特別感覺,王好像就被推上去比賽,然後就順著被送到李主任懷裡,都可都不可,這樣那樣都可以
鎮長:蔣麗莉跟吳佩珍這個角色,其實到了後面有種命運的捉弄感,王琦瑤這樣的角色,卻生出了像吳佩珍這樣位於朋友關係弱端的女兒,變成她身邊的女性,不論是好友或是女兒,一律都只有陪襯她的命運,一面路人化、一面又大開威能~
Carol:所以作者也是在邊寫邊飄
鎮長:卡蘿說出了我看待王安憶寫這本書的感覺,感覺起來其實她沒有那麼確定自己要寫的究竟是什麼
Lunaj:因為上海本身也就是分裂的,一邊是十里洋場、一邊是弄堂
鎮長:我們看到的前後像是有因果關係的舖梗,其實說穿了,就是種可以等到寫完再小小修補一下的程度而已,大方向還是分裂的
貓聖代:鎮長是說缺乏整體布局嗎?
Carol:不夠連貫?
Lunaj:其實看長恨歌,我第一個注意到的是它的空間變化
鎮長:她應該有想過整體佈局,只是或許在寫作中不停忍不住的變化方向
Carol:我覺得王安憶透過王琦瑤的確交代了些上海風情,雖然有些碎念,又飄來飄去,但整體感覺還蠻有那種舊時風,對我這個沒去過上海,沒經歷過那個時代的人來說,是很有感覺的。就像lunaj說的,原來那時還有西餐 XD
Lunaj:老實說那時候是不是真的有也很難講,國府時代肯定是有,但是到了共產黨時期還有西餐廳,老實說我很難想像
Carol:雖然不愛她的白描,但對於她敢這樣堆砌文字,的確有一定的寫作功力
鎮長:喔,路那提醒了我,我看到那些段落,還有文革時期的描述時
Lunaj:然後文革也太輕描淡寫了,感覺好像上海沒受到什麼摧殘,不過這部份我沒有研究,所以不敢亂說XD
鎮長:其實總有種王安憶可能因為什麼審查制度,所以會不會刻意安排她那樣出世生活的粉飾太平猜測
Carol:只看到老程被整,但也是淺淺帶過,然後他就跳了
Lunaj:不知道耶,不過他情色的部份都通過了

◎ 喜歡《長恨歌》嗎?
Carol:那大家對這本書感覺如何?喜歡、不喜歡、嚼一嚼還不錯
栞:還不錯~
小云:持平,不喜歡也不討厭
Lunaj:還不錯
貓聖代:嚼一嚼還不錯
小八:持平
coccus:每次想拿起來都會有莫名的阻力,可是開始看之後又不錯ˇ

◎ 補充討論
Carol:大家還有沒有什麼想補充的?我提一下,我讀了一些王的作品,目前暫時覺得短篇比長篇好,這是個人想法
Lunaj:喔喔 一般對他的評價是相反說XD
Carol:因為我受不了長篇碎念吧 XD
Lunaj:不過那好像也是相對於張愛玲來說啦
Carol:今天就主持到這邊了,謝謝大家參與討論,祝大家有個愉快的夜晚

第13期會議記錄(上)

對於原始版會議記錄有興趣的成員,請私下向栞或小云索取。

1 意見:

小八 提到...

小云辛苦了ˇ

張貼留言